眼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眼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金猫水泥被破产到10亿巨资回购黑幕-【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11:05:26 阅读: 来源:眼影厂家

金猫水泥“被破产”到10亿巨资回购黑幕

“被破产”的苏州金猫水泥在还清所有债务后,居然还剩余3690万元,但这笔钱随后被管理者以补偿款的名义“附带”送给了债权人。包括多家国有银行在内的债权人接着把获得的金猫股权以半价贱卖给在文莱注册的一家海外公司。然而,时隔几年,当地政府又不惜以10亿元巨资予以回购——几经倒腾,一年以前还为华新水泥掌控的这只苏州“金猫”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资本黑手及其利益链条?

“被破产”的苏州金猫水泥在还清所有债务后,居然还剩余3690万元,但这笔钱随后被管理者以补偿款的名义“附带”送给了债权人。包括多家国有银行在内的债权人接着把获得的金猫股权以半价贱卖给在文莱注册的一家海外公司。然而,时隔几年,当地政府又不惜以10亿元巨资予以回购——几经倒腾,一年以前还为华新水泥掌控的这只苏州“金猫”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资本黑手及其利益链条?

“中国最大的乡镇水泥企业苏州金猫水泥负责人孙金男在企业经营中,不仅向供货企业索要股份,组建关联企业,送子出国,还通过合资、转股、破产等手段聚敛巨额财富。”一位要求匿名的举报者言之凿凿的告诉记者,涉案的主角还通过法院索取“合作利益”,胆子之大,无人能及。

记者三次赶赴江苏苏州调查发现,举报者所言非虚:不只是金猫水泥股权转让过程疑窦丛生,离奇的是,通过法院确权判决,索取不正当“合作利益”的行为不但没有受到追究,反而得到了一审法院的支持,在美如画卷的苏州上演了一出新的“拍案惊奇”。

镇政府不惜10亿巨资回购镇办破产企业所辖大厂

“在金猫水泥干了20多年了,这出来还真不知道干啥好!”2011年春节的热闹劲还没有散去,贾西民(化名)就忙着在劳务市场找工作了。他皱着眉头说,“厂子都嫌我们年龄大不愿意要”。

贾西民是苏州金猫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称“金猫水泥”)的职工。年前,他下岗了,下岗的原因是木渎镇政府出资10亿收购了金猫水泥,随后,关停了这家有近四十年历史的镇办大厂。

“他们一手拿糖,一手拿刀,完全不顾我们职工的利益,是彻头彻尾的强盗路线!”说起“镇政府十亿回购、关停金猫水泥”的事情,贾西民和他的伙计们既愤怒又伤感,“镇政府在本次‘公司员工分流安置的补充规定’中限定了最后签字的日期,否则后果自负等充满威胁的词语,在这里干了20多年,就这么被逼走了,心里真是难受。”

“镇上对金猫水泥的员工采取了三种安置方式,一是转岗,分流到镇上有关部门;二是自谋职业,镇政府适时组织招聘会;三是买断,一些年龄大的,每月发一些生活费,到龄后办理退休手续。”木渎镇党委委员俞菊解释道。

金猫水泥的前身为1974年建设的“吴县木渎水泥厂”。1993年,吴中区木渎镇以木渎水泥厂为核心组建了苏州金猫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称金猫集团)。金猫集团是镇办集体企业,是当时全国最大的乡镇水泥企业。

“金猫水泥上交的利税,占了当时木渎镇财政收入的50%至60%”。俞菊告诉记者。

1995年1月13日,金猫集团与新加坡东方茂邦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企业苏州金猫水泥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13,600万美元,双方各持有50%的股权。金猫集团和金猫水泥的董事长、总经理一度都是孙金男兼任。

2000年,金猫水泥发展势头正旺的时候,金猫集团董事会却做出破产还债的决定,并得到金猫集团主管部门——吴县市木渎镇农工商总公司(现更名为“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经济发展总公司”)的同意。

2001年11月29日,苏州吴中区人民法院以(2001)吴法破字第2-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金猫集团破产还债程序终结。金猫集团拥有的金猫水泥50%股权被分别分配给九家债权人及金猫集团的上级主管部门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经济发展总公司(以下称“吴中经发”)。

两年后,金猫水泥再次易主。2003年5月16日,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与吴中经发签署《股权转让合同》。吴中经发将所持的金猫水泥有限公司1%股权转让给华新水泥;同年6月10日,华新水泥与东方茂邦签署《股权购买协议》,华新水泥以23,519.85万元收购东方茂邦持有的苏州金猫水泥50%股权。至此,华新水泥持有苏州金猫51%股权;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持股3.8885%;金雄国际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5.1115%。

2009年12月中旬,木渎镇政府以适应城市规划、进行产业调整的需要为由,出资10亿回购了金猫水泥100%的股权。2010年7月,金猫水泥关停歇业。<<首页123末页>>

镇办企业破产 3690万元大礼送债权人

举报者怀疑,镇政府这次出资10亿巨资收购华新金猫,是有人在变现。他说,在金猫水泥股权繁杂的变更中,始终离不开一个人的身影,那就是金猫水泥的创始人之一孙金男。

记者了解到华新水泥控股前,孙金男一直担任金猫水泥的董事长、总经理,华新水泥控股后,孙金男依然担任总经理一职,直至其辞职退休,就连这次政府回购,早已退休几年的孙金男依然现身其中,有人反映其和金雄国际的负责人过往甚密。

举报者说,苏州市是我国国有企业破产改制起步较早的地方,“零价格转让”、“一元出售”的例子至今还有人念念不忘。比起这些来,金猫集团破产还债可以说是“资产大奉送”。

2000年11月,金猫集团董事会以无法偿还到期的银行贷款本息为由,做出破产还债决定时,金猫集团注册资本为15,413万元人民币。资产总额为51,268.8万元、负债总额为44,937.3万元、净资产为6,331.5万元。

2001年1月11日,吴中区法院以金猫集团严重亏损,无力清偿到期债务为由,裁定金猫集团破产还债。

2001年11月29日,吴中区法院就裁定金猫集团破产终结。裁定书显示金猫集团破产财产为4.93亿元,总负债为4.41亿元。优先拨付破产费用53.07万元、清偿职工工资28.48万元、应清偿的破产债权为4.41亿元。扣除优先拨付的破产费用外,破产债权按比例100%清偿,余下资产由金猫集团的主管单位处置。裁定书显示,金猫集团的主管者竟然将其中的3690.65万元以“补偿”的名义,按照比例送给了各债权人。

记者在债权分配表看到:中国银行苏州分行的实际债权是3.44亿,却最终得到了3.73亿元,占了金猫水泥38.3332%的股权;吴县市木渎农村信用合作社实际债权是804.08万元,实际得到871.55万元,占金猫水泥0.8958%的股权;中国工商银行吴县支行实际债权247.43万元,得到268.20万元,占金猫水泥0.2757%的股权;中国农业银行吴县支行实际债权2366.44万元,得到2565.01万元,占金猫水泥2.6363%的股权;中国建设银行苏州市吴中支行实际债权104.67万元,得到113.45万元,占金猫水泥0.1166%的股权;中国银行吴县支行实际债权284.91万元,得到308.81万元,占金猫水泥0.3173%的股权;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南京办事处实际债权3490.41万元,得到3783.29万元,占金猫水泥3.8885%的股权;交通银行苏州分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支行实际债权631.82万元,实际得到684.84万元,占金猫水泥0.7039%的股权;万行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实际债权1645.01万元,得到1783.04万元,占金猫水泥1.8326%的股权;剩余的972.95万元有金猫水泥的主管部门木渎镇农工商总公司持有,占金猫水泥1%的股权。

多家国有银行半价贱卖股权,一场交易损失国资2亿元

奇怪的是,这些银行债权人并没有办理股权变更手续,金猫水泥依然正常运转,2001年盈利1007万元;2002年资产负债率降到20.88%,净利润1720万元;2003前9个月的利润已高达2132万元。

就在金猫水泥的业务蒸蒸日上时,掌控金猫水泥50%股权的东方茂邦和银行债权人却将金猫水泥的股权转让了。

2003年5月16日,东方茂邦与华新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东方茂邦的关联企业)签署《股权购买协议》,华新水泥以23,519.85万元收购东方茂邦持有的金猫水泥50%股权。同年6月10日,吴中经发也将所持的金猫水泥1%股权转让给了华新水泥;至此,华新水泥持有苏州金猫51%股权,成了控股股东。

不可思议的是,除了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持股3.8885%未变外;其余的银行债权人都纷纷将股权低价转让给了在文莱注资的一家公司——金雄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使金雄国际持股达45.1115%。

记者发现,金雄国际在文莱的注册日期是2003年4月26日。同年5月26日,就迫不及待地和这几家银行债权人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书》。

不仅如此,这几家银行都好像约好了一样,在同一天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又不约而同地给予了大幅优惠。记者看到,农业银行所持的2565万元债权,仅仅以2000万元就转让了;交通银行684.84万元的转让价格是500万元;优惠幅度都在20%至30%之间。

最离谱的是中国银行苏州分行和吴县支行,两行的债权总额是3.76亿元,转让给金雄国际的价格只有1.89亿元,贱卖了近一半。其和金雄国际签约的时间竟然是2003年4月25日,而这个时候,金雄国际还没有注册。双方还约定,这次协议要严格保密,不得向第三方泄露。仅低价收购银行股权一项,金雄国际就间接获利2亿多元。

举报者称金雄国际的身份也是扑朔迷离,其法人代表王世雄和孙金男早有往来。记者调查发现,金雄国际在国内的备案时间是2003年11月,比签合同的时间晚了半年。

“早在金猫集团组建以前,孙金男就开始运作攥钱的门路了”。黄陵华秦煤炭有限公司(以下称华秦公司)负责人步海学如是说。步海学是金猫水泥的煤炭供货商、孙金男的“合作者”,也是指证孙金男索贿最直接的证人和当事人。他目睹了孙金男的整个发家史。<<首页123末页>>

金猫掌门人涉嫌染指关联交易 牟取巨额钱财

“1992年11月,金猫集团(原木渎水泥厂)出资20万美元组建中国-迈阿密金猫实业公司,孙金男刚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孙建明,就被派到美国负责这个公司的“运营”,由于没有业务,该公司持续亏损好几百万元,1995年清理后歇业。”步海学说,金猫水泥的这次美国投资之行,最大的收获就是孙建明取得了美国居留权(后又取得美国国籍)。

“送子出国,这只是第一步”。步海学告诉记者,1994年以来,孙金男不断地给他提条件,多次要求他将华秦公司50%的股权给其儿子孙建明。

“孙金男是金猫水泥的的老总,不给他就没有生意做”,步海学说,为了能继续做生意,只好让给他一半的股份。

“干股,孙金男、孙建明一分钱都没有出”。步海学加重语气补充道。

“后来几年,孙金男又利用华秦公司积累的资金成立了一系列关联公司,累计注册公司8家,注册资金2亿多元。这些公司的业务大都和金猫集团有关。”步海学说,由于华秦公司的资金经常被占用,双方一直没有清算过,孙金男只要用钱,就从这里拿,至今也没有给自己分过红。

步海学说,除去股权,目前孙金男自己签字承认,直接索要的现金就有300多万元,还有给其子孙建明买房用了38万元、买车拿了73万元,借款15万元……

回忆这些事,步海学感觉非常痛苦。他说,如果不是孙金男把自己逼上了绝路,自己是断不会将这些事讲出来的,“毕竟对大家都不好。”

记者了解到,把步海学逼上绝路的,是孙金男提起的两场官司。步海学说,孙金男在退休后几年后,感觉一切妥当了,就提出对华秦公司的历史收益及现存的利益进行协商处理。

2009年3月1日,双方签订《债务清偿与承担协议》和处理8家公司账务往来一揽子问题解决问题的《协议》,简单地讲,就是分家。

按照协议,步家再付孙家2000万元,孙家代步家偿还800万元借款;步家将位于城区中心的三套商业房产(价值2000多万元)赠给孙建明之妻曹虹。双方约定,因赠与产生的契税、营业税、印花税、公证费和过户费各承担一半。步海学的儿子步磊还应孙金男的要求出具了一份房产赠与《承诺书》。

“谁知,协议签订不久,国家就出台了房产受赠人也要缴纳20%房产税的规定。孙金男不愿交这几百万元的个人所得税,就依据双方签订的《协议》等文书,把我们告到沧浪区法院,要求法院将三套房子确权给孙金男、孙建明。这还不算,他还依据这个协议,又把我们告到吴中区法院,要求我们偿还给他2800多万元,一个事硬拆分到两个法院”。

“在法庭,我们据理力争,并将双方的协议、步磊的房产证、往来的账簿等证据都提交给法庭。没想到,两个法院根本不理我们,无视事实,既让我们还钱,又把房子直接确权给了孙金男、孙建民。(记者注:有关法院审判内情,本刊将另作报道,敬请读者留意)”步海学说,按照协议,房子给孙家,孙家就要替自己还债。现在孙金男利用权势让我钱房两空,几十年的辛苦都成了空。

记者随后多次和孙金男、孙建明联系,并发去了采访提纲,两人都拒绝回应。吴中区木渎镇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时间跨度太长,镇里的负责人都换了,短期内搞不清楚,他们初步调查后再和记者联系。本刊将继续关注。(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123末页>>

其他保温吸声材料

铍粉

消防高温排烟风机厂家

叉车价格

相关阅读